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阿里最佳实践

2017-02-21 11:05

刘松.jpg

  感谢刘多秘书长,我代表阿里给大家讲一下,阿里是互联网公司和阿里云是云计算的公司,我更多是想从用户视角和云平台的视角来看。参加工业互联网联盟有一年的时间,跟各路的制造业通信行业的专家都做了很多的交流,一个体会就是工业互联网这行业未来几十年都是一个特别大的行业,我想起去年来安达德(音)  万物皆有力,但是光进来的地方。什么意思,中国互联网接近两三亿中产阶级,那种视角来看工业的时候,我们发现他专业、壁垒都很深,非常的发散,链条非常长就是中间的裂痕非常多。所以我去年参加工业互联网峰会一个基本的逻辑,就是说今天要把工业界、通信界、互联网界三波人搞到一起,这是今天解决全国数字经济特别大一个角度。

  所以我想这句话是作为一个开头来讲一下整个阿里在过去这一年与联盟各成员,包括了海尔、三一都做了很多的实践。今天我们讲互联网到了第三代,互联网和工业的结合是在整个商品时代,就是电商时代的下一代,就是第三个阶段,我们强调最右边是一个3.0能力的互联网,所以互联网带给工业界包括制造业更多是在能力知识层面整体的提升,还有一点互联网会给制造业,刚才我们大多数专家对于工厂、通信、智能制造都非常熟悉,我们想互联网能给它带来什么,除了数据、智能平台,更重要的是带来一种对于开放的一个生态的想象。这是把平台思维和数据思维,以及开放的生态思维带进来。这是我们的第一个看法。

  还有一点我们简单说一下,就是在整个中国的工业界,我们未来认为在5到10年内跟美国还是有一个博弈,就是一争短长,尤其是在智能制造、机器人智能化车间都在上线的时候,中国有自己巨大的网络体量,包括互联网人口,以及全生态的制造业的链条,但是在宏观方面是有优势,但是短板有两个大的方面,一个是专家都讲过一个是基础,核心能力包括制造业的工艺和自动化生产线的能力。其实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我个人也认为中国的工业互联网还要去补一个美国欧洲日本都不用去补的问题,这是关于精细化的一个客户导向。

  就是大多数我们的工厂包括像海尔美的这样的大企业,其实都是把货交给了供货商在之前的十年以前就解决了问题。智能的产品、智能的服务,包括这一些家电设备放到你家里以后,能不能够给你提供更多的服务,反过来影响设计,这是一个更大的资源,所以我想主题数据智能,在工厂侧我们强调它是数据智能对于生产线的优化,在上面我想更重要的是带给中国制造业,特别相对来说观念上缺少的用户思维,这恰恰是互联网的强项。

  今天我们看整个的工业互联网还改变了一个事情,就是把这链条变成了一个网状的结构,我们仔细阅读了乔布斯传这本书,我们发现乔布斯在整个苹果产品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网络并行性开发一个产品,而不是这种接力式的这种模式,而这种模式阿里也在三年之前搭建了淘富众生,更多是为创业者,可以把从端到设计,包括芯片、模具,包括生产与富士康,包括云端的体验设计一体化,这是我们整个的体会,所以工业互联网还带来一个链条变成网状的改变。

  后面我讲几个例子,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就快速过一下,就是我们认为基于数据网状的生态,面向客户供应商侧都会产生作用,我们在中石化重点是等于把电商的这种经验嫁接到它的大前台,让它跟它的所有的供货商和上下游的客户都产生各种各样的影响。时间关系就不讲细节,所以这完成大型企业一个互联网化的过程。

  另外一点我们刚才强调的是说有了数据以后,我们发现这一个数据是光去照我们传统的制造业、供应链和客户服务模型的时候,我们发现两个基本的问题,一个是我们现在的大多数工厂数据是离线,或者说大多数生产设备还没有那种专门的小黑盒子采集数据,这是物联网未来得传感设备解决的问题,我们也知道海尔这样的合作伙伴也在做大量的外植传感器去采集数据。

  第二个就是知识的碎片化,这一点更重要,就是今天的生产工艺还固化在很多专家和少数的工程师脑子里面,它的合理性有待发展,是不是通过机器学习这种能力去优化这样的一个资源,变成一种人机混合的模式。我想现在看我们跟徐工,去年发了一个很重要的广告,通过建立工业云让徐工可以开放整个的设计平台给到整个的设计者,这我们在首都机场有这么一个大的广告。当然在工厂的设备上去放植各种传感设备,进行不断的参数优化,也是我们的一个方向,比如说我们在生产线上建模,我想这一件事情很多人都做过,这事情的学问在于我们的这一些数据工程师是不懂任何跟生产有关,它只是给了几个参数,我们用机器学习建模的方法,圈定那几个关键的参数,并且预定它的一个临界值,通过这种方法用一种外行的方法解决了内行的问题,我想这是数据智能、人工智能可能会带来大量的机遇。当然在这样一个数据的平台,不管是智能家具产品还是未来所有的智能化驾驶的汽车,比亚迪新能源的车后排就完全了基于数据大的云平台上可以为车主提供计时的目前的电力跑多远,因为大家开电力车都有里程焦虑。

  所以未来的智能产品,中国五年以后一定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消费国,不管是智能手表还是穿戴设备,以及我们感知未来驾驶的电动汽车也是一样,所以后台需要云跟大数据跟它之间产生了交互。

  吉利汽车我们讲的是,中国的互联网还要客户体验精细化体验,所以怎么把这能力嫁接到达型尤其是面向2C端的制造业,我们在吉利跟沃尔沃公司里面是帮它打造权项互动的平台,就是未来的汽车更大的像一个娱乐设施,当然它也能够行使,代步和交通的功能。

  最后我们简单说,就是我们认为未来的工业领域里面有很多的垂直,我们想从领域范围内有将近上百个领域比如说机床这样的领域,这样的领域建在上半有数据的,下半有制造大脑的概念,因为阿里在杭州做了智能大脑的智能,在下面会有一个机器制造的各种行业的Paas平台,所以未来是一横多纵的模式。

  像阿里这样的公司也需要跟每一个垂直领域,包括我们之前跟微派国(音)徐工都要做对接,这是我们产业不断演进的未来,因为这一些垂直领域不能花太多的时间在机器学习上面。

  最后一页就是说,我们万物互联这个词,至少被用了五年,被很多人谈到过,我们想想到底为什么?去年我听说一句话很有意思,今天生产制造的优化不是一个问题,但是生产什么的意义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今天我们的制造业,我们的通信行业、互联网行业把所有这一些都做到了以后,这种体验就是乔布斯希望的,就是每一个你触及的产品,不管它是一个智能中断汽车还是一个生产线上的控制设备,都能够达到一个万物有灵,能够理解你的程度。我们长远来看不是抛开技术的视角,长远来看人类逐步在工业互联网里面想获得的东西是希望所有的可触达的物品都能够具备与人交互的自然的一种能力。当然我们也希望那些本来自然的生物能得到保护这是人类的本性,好,谢谢大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