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阎保平总工程师解读产业报告

2017-01-10 11:23

  首先我还是很感动而且很激动能够参加这样一个大会,我也在不断的回顾历史的状况,我个人是原来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我在1997年中国计算所调到网络中心来工作,那时候我第一次有机会直接接触互联网,而且直接参与到互联网,其实我见证了国家互联网发展的过程。首先我非常感谢信通院主办了这样的会,也感谢大会组织者给我这样一个机会。

  我谈不上解读,我真是来学习来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确实这个报告当时请我来参加会议,我个人有点震惊,因为像这种互联网域名产业的提出这概念,我们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我自己曾经和互联网信息中心的前主任毛伟博士聊过。我说中国互联网域名发展这么快它将来能成为产业吗?这是我们自己在底下议论和讨论过的,但是今天的会议使我真正感受到我们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也看到了国际互联网在迈向互联网域名产业的步伐在加快。所以在这里我非常感谢这报告。

  我拿到这报告一直在阅读和学习,我确实觉得我们工信部的领导在政府的支持下,我们这一份报告非常有价值,信通院做的工作非常重要也非常深刻,其实也指出来了中国在数字化时代,信息化时代,我们产业结构的变化和它的发展成长的过程。

  所以我首先我是感谢这一份报告,第二个我也想谈谈我的一些感想,我不是解读,因为我对这报告还需要继续的学习。

  第一个当时我们在做互联网最初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最早是在中国科学院建立起来,这一些年来它的发展早其是以一个技术为主体,和域名服务为主体而且是集中式的服务模式,这是最早发展起来的,也就是经过国家批准的,差不多是1995年的时候,差不多是有20年。这过程是在2000年初的时候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本来集中服务的模式,转换出要吸引更多的域名服务商来介入、来提供服务,我记得当时奚国华副部长提出来域名服务更加开放、应该更加的吸引各方面的参与来推动它的发展。所以逐步逐步从那时候开始我记得是2000年初,我们开放了这环境、开放了这机制、吸引了更多的域名商家入驻,这是中国域名产业迈出了第一步,当然那时候还没想到今天这样一个产业。我觉得这过程其实是域名产业的一个非常非常基本的雏形,其实那时候我们还在做一件事也就是在2008年的时候,中国研究院提出来2006年当时的洛勇强(音)互联网是技术还是攻击方法,在2008年我们提出来它确实是技术和方法,它更像工业化社会初期,我们碰到的蒸汽机的发明和发现,推动了整个工业化社会产业的发展和经济的发展。互联网也应该是这样的所以互联网当时提出来是作为新兴的信息化社会的一种重要的生产力。

  但是我们当时一直在想这生产力是什么呢?它应该表现出来一种新兴的互联网的制造业服务业,这服务业其实当时没有看到的很清楚,尤其在域名方面我们仅仅有这样一个想法,仅仅是一个互联网时期的一个产业当时是打了问号。但是我觉得中国互联网二十年的快速发展使我们见证了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我们国家的生产结构、管理结构,包括我们各个方面的一个变化,这变化使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实际上在这过程当中,互联网确实像在今年4月19号习近平主席在他的报告中所说的互联网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的信息化社会、数字化社会的重要的而且是新兴的生产力。

  中国在这一些年的发展过程当中,我确实感受到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域名的发展,域名从它一开始的解析服务,到它后来逐步的形成一个生态理念、生态环境和产生的生态链,这一次报告当中,我对我们的信通院提出来这样一个互联网域名生态圈、我深受干同确实是这样,我们在发展的过程当中逐步建立起来了一个链条这链条从域名的使用者,到域名的提供者,域名的服务者还有域名的解析者,以及相应的一系列的产业,就像刚才刘越博士所说,以及跟它相关一系列的政策保证安全体系,正在演变出来,这是一种新兴的生产模式,而且它产生的一种巨大的社会的影响力。

  其实在中国这几年可以发现通过报告。我们已经有了很好的互联网域名的队伍,也有一批非常重要来自各个企业的用户来使用域名来推动。所以这是我们自己的一个感受就是说从最初的技术到一个服务,然后到整个链接的完成,这是非常难能可贵,而这一点应该说我们感到非常自豪,我自己刚才也感到非常自豪通过这个报告我看到了,中国互联网域名产业的发展,实际上是跟国际互联网整个域名产业的发展相伴相成,我们中国互联网域名产业会得到一个非常好的发展。

  我自己也想说一件事,就是说这个报告我看了以后,我还有一个感受,如果说十年前甚至更早一点二十年前,恐怕很难说把互联网域名这个领域纳入到国家的产业范围内,可是这一次我看完了以后,我觉得确实,这个报告像国家整个经济发展和部署当中互联网域名产业应该纳入到国家非常重要的一个产业范围内给予重视,我想互联网时期推动产业发展一份非常重要的报告,同时也为广大的域名注册商域名服务商给他们名正言顺的给他们一个标志,因为他们是中国互联网域名产业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成员。他跟我们传统的产业应该说还是不同的。他们更多的是从自发和民间的加入到这行业里面,从政府的领导下他们的企业和行业有了更好的发展,他们和整个的互联网发展构成中国互联网发展当中的一支非常重要的力量。这是第二个感想。

  第三个感想我自己说一下,我还是觉得这报告里面给我们提出了更深入的问题,我们看到了互联网域名产业它有提到产业圈产业链,而且提到非常重要的理念和概念,这一些工作我觉得非常好是带有突破性,而且是在我们产业发展过程当中,提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观念,不仅仅是域名产业,而且是整个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我是建议在这里面,因为也有我们网信办的领导在这儿,我希望国家这对问题不仅仅是限制在行业领域里面,我希望能够提升到国家的层面,包括我们国内相关的有研究中国经济发展的部门,包括社科院的人来认真看待这一份报告,而且我希望这报告能够纳入到国家政府的相关报告当中,因为它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而且又是非常现实,而且是我们现在所要依赖重新发展、重构这产业过程当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这是我一个建议,当然我觉得还有一个想法,其实我根据这样的一个报告,我在想到了作为传统产业,作为中国政府来说,我们很经常提到的一个问题,产业的布局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个人感觉到,我们的域名产业起来了,但是它的布局合不合适,目前来看是东部沿海地方,但是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它在西部非常薄弱,我想举一个例子,几年前单局长也在西藏待过,我们西藏最早是2000年的时候我发现没有一个域名注册商,好容易扶持起来它也没有发展也只是维持,其实从整个互联网用户来看,其实在西部发展的非常快,这几年发展非常快。从我介入到一些行业,刚才刘越博士已经说到,我已经进入到青海工业园生态环境保护当中,那里面的域名确实,我们欠缺的太多了,包括IP地址的使用等等的。我们在做分析产业的时候,其实我们是想在西部地区,我个人的看法,在西部地区不可能发展传统的重工业由于生态保护的地方,也许通过它的生态保护和生态的保护观测、监测那些域名有域名注册和服务,在这一些地方应该有更大的发展和前景。习近平总书记在8月23号到了看了青海湖整个的生态保护情况,这两个系统都是建立在一个互联网的远程测试系统上,尤其是青海湖完全实现了IPV6的接入,所以我是觉得域名产业的发展,其实是直接会推动我们地区的发展,它的产业发展,地区生态保护的发展,这是我的一点建议。就是如何生态?如何使我们的域名这个产业布局有效化、产业化并且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

  最后我想举一个小例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2015年的时候,我们在广西北海建立了一个.CN国家级的节点,当时我并没有看好这个点,是希望在那做一个,因为一带一路广西这点非常重要。我当时想在南宁线但是由于各个运营商之间的一些问题,所以最后只选择了北海,可是4年的运行到2016年3月份的时候开人大会议,我得到了一份材料,让我非常惊讶,这个数据就是在广西北海建立的这个运营节点它当时的.CN的解析流量是在全国的34个节点当中包括全球的它是排名第三,第一是北京、第二就是德国的电信、第三就是广西。而且分布流量让我很惊讶,它竟然分布到一带一路东南亚国家,甚至包括了南太平洋澳大利亚、新西兰的流量,同时它还涉及到日本的。同时我在这儿还发现了一个什么情况呢它又成为我们国家华南和西南地区一个重要的节点,大量的流量是通过这个节点,从华南到西部,这说明什么呢?我做过一个调研广西有信道的通路,在这一些信道通路没有互联网域名解析节点它的流量远远没有这么大。我曾经问过工信部的部门,他们说广西的流量非常有限,当我们看到域名节点设计在仅仅是一个二级城市北海市的时候,居然产生了这样一个效果,这说明什么呢?域名其实可以带动整个通信流量的增加。因此我说今天我们域名产业,这产业已经包含了很多方面,包括它的流量的产生带来的这种变化、变现信道的变化。因此我得到广西省的三大运营商正在推动他们在南宁的共建的这样一个互联互通的节点,希望更好的发展,对我们域名产业能够带来更好。

  最后我再一次表示感谢,对这报告的感谢,也非常感谢大会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希望我能够继续跟大家共同做这一件事,而且我希望我们工信部对中国域名产业发展不断的研究和跟踪下去,谢谢大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