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论道(圆桌):互联网时代的域名发展

2017-01-10 13:34

 

  

  主持人:谢谢尹寒的分享,下面有请主持人王伟先生、阿里云域名与网站业务总经理宋瑛桥先生、盈世信息科技副总裁吴秀诚、Donut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Richard Tindal、技慕科技首席执行官HiroyaTsukahara、DotasiaOrganisationCEO钟宏安先生、中国信通院专家敖萌先生。我的主持权就叫做给王伟。
    王伟:好消息是我们今天上午最后一个环节了,坏消息是我准备了六个很长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我想我们简单一些,因为我们几个代表都是来自于跟域名相关的不同的机构,其实每一个机构都有自己的特点,能不能简短一点给大家带来一些各自公司的最新的进展,或者说你们觉得有什么在域名行业有一些新的创新值得大家去关注的一些点可以吗?我们先从宋总开始。
    宋瑛桥:谢谢王伟大家中午好,我记得上一次参加这一次大会的时候是第一届。哪一天印象很深刻,是属于雾霾值爆表的一天,我想这一天来参加会议都是真爱,现在我想说这一刻还在听我们台上发言的同事们都是真爱,为大家鼓个掌谢谢大家。我是阿里云1996年成立的中国万网,身份来讲是全球第三、第四名的域名注册商,同时也是域名解析服务商,也在全球包量第二,另外我们也是新开了.信息的注册局专门为诚信挂钩,基于阿里巴巴和信用体系建立了。去年一个新的业务也开拓了域名交易服务,也为整个域名交易市场提供了阿里云在线担保、支付宝在线保证的交易平台,大概是这一年主要的一些变化。
    吴秀诚:大家好我叫吴秀诚来自于盈世我们不是做域名但是是域名最亲切的合作商,迎世是中国范围内中文邮件系统唯一的全系列的解决方案,如果在IDN的邮件上有一些合作的话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合作伙伴我们都是有机会做一些分享,我们从邮件的系统、手机的客户端全方位都可以支持的中文邮件,或者说其他的IDN的邮件,谢谢。
    钟宏安:也讲过今年是我们十周年的年份这一年会重点推动,因为以往来讲注册域名通常是建站,我们觉得未来的路线并不会完全是建站,而是从一个平台上面,比方说你在天猫或者在淘宝,或者什么其他的平台上面以一个域名跳到你的网站上面去,我们在海外可能在Facebook或者这样的网站,利用域名直接跳到网站,其实刚才.信息的概念是其中一个发展的重点部分。或者是我们还有联网站还有.(英文)的概念也会从这路线去走。
    王伟:谢谢。

    敖萌:大家好,我信息通信研究院在域名领域的刚才介绍很多了,就不重复了我这边先讲的域名技术方面的工作,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目前承担了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发展的任务,在工业互联网时代的时候,域名怎样用,或者说工业互联网标识是不是域名,这都是信通院正在研究的课题。即使说我们将来在工业互联网时代,不是在使用我们现在域名还有别的标识技术,现在域名中带来成熟的解析技术是不是在工业互联网中是不是可以继续应用呢?这一些也都是我们目前要面临的一些问题,目前信通院在这一方面做了很深入的研究,估计今年会发一些相应的报告,并且今年也有相关的白皮书会发布。
    Richard Tindal:(英文)
    王伟:(英文)在域名领域做了两个投资。
    钟宏安:投资了两家公司,并不是卖域名而是做DNS其他的业务。
    Richard Tindal:两家公司,一家公司是做域名买卖。第一家是做(英文)类型技术的 域名方面的。另外一个做(  英文)全球定位的技术。
HiroyaTsukahara:这为是来自技慕科技注册局的HiroyaTsukahara,同时还有网上银行,是日本最大的外汇交易平台也是这一方面的业务
    王伟:我理解刚才HiroyaTsukahara说了很多,也在进军相关的服务。感谢各位第一轮的问题让我们的观众对我们现在六位嘉宾都有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除了做域名,我们除了域名之外在细分领域有什么不同,接下来我要进行第二轮的问题环节。第二轮的问题是关于IDN,IDN是整个域名生态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由于一些问题原因IDN应用度并没有那么高,所以大家对如何推动IDN有什么好的建议。
    宋瑛桥:IDN在中国发展十多年的确有很大的挑战,但是我觉得这一方面还是很普遍作为市场的交易这是第一,从政府的层面,从行业的注册商也好、注册层的层面。第二是在应用方面,可以看到不错的用户,这一方面可以给IDN用户会更好的推进这一事情。
    王伟:吴总你是做邮件服务的。
    吴秀诚:其实IDN的应用最主要的就是它的应用还是比较偏少,大家觉得用起来对它的需要程度,实际上感觉没那么高。反过来来说支持IDN的应用比较偏少我们做邮件其实是最重要的应用之一,所以这几年我在很多论坛和环境上在说关于IDN应用,然后IDN有一个中了用户就是Emall,这一个领域也是属于IDN重要的分支,我觉得IDN可能它有两个关键的推广要素,一个是移动互联网IDN的,因为之前的PC互联网大家把蛋糕分好习惯已经养成,但是移动互联网它的习惯已经没有彻底养成,所以这时候中文域名或者多域种的域名意境是很大的帮助,另外就是跟各大厂商的配合,尤其像搜索像各种各样的软件接受程度都是跟邮件一样多一种邮件最大的挑战不是邮件本身而是各种各样的搜索引擎和应用不太支持这格式的。
HiroyaTsukahara:他的意思就是说IDN来说应用是非常关键,我们使用IDN的目的是什么,不光是要建网站,更重要的是用来作为邮件的交流,作为邮件地址。但是这样的话就需要更多的Emall服务提供商Emall也好,他们能够支持邮件的系统,如果我们有一个IDN运营不能够用它来发邮件或者是收邮件这IDN的邮件就不够强,这样就导致IDN应用不够好。
    吴秀诚:所以我这做邮件还是有价值的。
    Richard Tindal:基本上是技术独到的一个问题,所以Donuts最重点是技术层面上面去推动才有IDN的部分。
    钟宏安:我其实演讲的时候也讲过好几个方面,不过做了十几年以后,经常有人跟我说中国域名没的做,都不用做了,那有的时候也会这样想。你看谷歌的时候都没的做,都做烂了,谷歌现在是最大。做域名有几个方面刚才讲国市场方面,不过在政策方面,其实刘越的报告也在讲,现在最底层的用户根本不知道用中文域名,而买域名的那种用户他买了以后,他要去推广在下面推是很容易,所以我们定义注册人的用户确实要分开才能有比较好的一个政策去推动,最后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刚才也讲过是一个市场是一个(英文)相信是需要政策支持的一个实践。所以政府行为会是一个比较有用的办法。当然行业里面肯定要继续努力,不过没有政府行为是很难推动用户的部分,因为用户跟注册人是不一样的。
    敖萌:我觉得目前来说应该是信通院在这一方面也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比如说标准以及手机测试等等行业,因为现在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当企业宣传的时候,他用IDN中文域名的话,用户拿出手机一试有的时候不支持他的体验非常不好,这也导致企业不敢拿去做宣传。如果说我们能够推动政府在标准方面在手机测试的时候,如果你的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就不允许手机域网,如果把这一些工作做起来的话对中文IDN是一个非常好的推动,肯定需要政府层面做很多的工作。
    王伟:谢谢。时间过的很快。为了让大家早一点能够进入午餐环节,我让我的问题加快一点。接下来问题是跟安全有关的,其实去年的时候,发生了两件很重要的事情,一个是(英文)一个是过了两周(英文)我想了解一下,各位对于域名安全防护方面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我重点还是请我们的宋瑛桥,外网是起家我们在这一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
    宋瑛桥:我觉得第一个还是体现出来域名从发明之初解决寻址的问题,域名从本来的寻址到现在的互联网品牌的资产,但是同时解析原来寻址的最基本的功能,现在成为互联网应用调度和访问的入口或者是中枢体系,因为网络环境更加复杂了,这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那这种巨大的变化带来的解析环节是非常非常薄弱的,就变成是说这么重要的一个中枢环节,其实80%或者更多的域名随便一攻,只要想攻就可以攻开这样的话是非常非常严重的现象,所以我认为域名解析,包括我们这两年把域名解析服务从原来的域名附属服务抽离出来,变成杜立德第三方云服务,也是看中了这一块的重要性。更多的是想把这观点分享出来,因为解析是非常的一个中枢体系。第二个域名解析非常非常脆弱是现在的现状。其实安全方面淡定发生事故之后,大概没过几周就宣布被(英文)6亿美金收购也是一个非常戏剧性的结果,其实使大家看到对这事情的价值认知,这事情是一定加大投入的,我的观点就是说作为(英文)一定要用专业的域名服务,而不是原来的一个简单的班子搭起来,而不是简单由原来服务运营商提供,这是需要选择一个专业的服务商这是一个最重要的观点,其他的暂时没有了。
    王伟:谢谢宋总。敖博士作为技术您也是代表信通院这边的技术团队。
    敖萌:因为DNS安全很多情况下是管理上面的问题,这一些问题阿里提出的采用专业的团队去委托到这边去进行解析的话,这如何解决这问题,反过来我想说另一个问题是DNS协议的问题,由于DNS诞生的过早所以产生了很多的问题,现在有一些新的东西,但是由于DNS生态以及产业现在过大很难打上去。我们觉得是信通远正在推广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标识,如果这一些标准能够推起来,实际上诞生更加大的生态圈,如果这一些反过来推动DNS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相互促进的作用。我觉得能够建立工业互联网领域建立非常好的标识协议以及整体的体系,反过来其实是非常有力的推广互联网安全和DNS安全。
    钟宏安:我想补充两点关于你刚才讲,一点是关于DNS本身非常的普遍,你刚才讲(英文)的事情,其实据我了解有三波,第一波影响了30分钟左右,而且影响的并不是全球的影响,是部分的影响。第二次只是几分钟而已,第三次基本上没有人看到,DNS并不要想到它太脆弱,只是DN是还是非常强硬的部分。因为其实很多部分讲到物联网方面的一个问题,因为当中攻击的机器很多都是你家里面的机顶盒,其实这种技术我刚才提过,我们新推动的(英文)概念,只是可以用DNS方法,并不需要用这(英文)去(英文)你的机顶盒,如果这样走下去的话,那整体的方案可以变的更好。
    王伟:谢谢。
    Richard Tindal:最重点的无论是顶级域的分散,并不是一个比较强大的顶级域,就是很多的顶级域这样分散的会比较安稳吧。
    王伟:这也给Donuts带来的很多的商业机会。
HiroyaTsukahara:我们应该在这DNS安全上,应该是一个整体的行为,就是我们需要注册局以及注册商甚至于注册人一块通力合作来进行更好的去加固这安全。
    吴秀诚:其实我们刚刚都是站在注册商、注册局的角度来说,怎么去加固DNS,因为DNS是一个比较老的协议,它到底是不是很安全,是不是更新的进化,但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角度,其实(英文)  非常古老的根基手段,但是到今天为止还是屡试不爽,所以管理跟安全的投入是不太够,所以可以轻松的黑客可以工作大量的攻击。所以从这角度第一轮的弹药也要考虑的方面,如果你再怎么防范他如果轻而易举可以攻破你防也防不住,所以DNS从这角度有一些监管和投入。
    王伟:我们还有最后两个问题,这问题会从敖萌开始,就是关于区块链,但是DNS这么多年其实也有很多加固,现在区块链技术去年也很火,今天上午刘越说区块链在风口,我知道信通院也做了一些研究,区块链 和DNS会有一个结合和新的点?
    敖萌:是这样,因为DNS是一个很古老的东西,(英文)区块链是随着比特币出现,namecoin其实做法也是比较简单,就是把所有的DNS解析文件就放到了区块链上面,大家可以共享到,后来做了一系列的改进基于是这思路去改,为了减少思路流动之后把增量信息放在区块链上面以保证它的安全把原始的信息把增量信息一叠加以后推出所有的整体效果。但是我们认为这一方面的改变也是个积极尝试,其实还有很多方面可以去探索。比如说区块链最核心的一个观点就是我们讲集体维护,没有一个唯一的核心中心,这和DNS其实非常不一样,DNS非常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核心,在新的时代,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这技术把这root给去掉呢,让各个国家、各个组织之间非常平等的通过区块链把这一些连接起来,我们现在工业互联网用这技术进行尝试。关于DNSSEC我觉得各位很多比较深的研究,DNSSEC是建立一条新链也是通过数据保存的方式。如何探索DNSSEC结合这也是我们目前所做的工作。
    王伟:关于(英文)钟宏安有补充吗?
    钟宏安:我简单的讲一句我对(英文)其实是没有太大的研究,不过我的看法你去相信(英文)还是ICANN给你的。其实在(英文)方面,不过DNS其他的稳定性并不是(英文)最主要处理的一个问题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王伟:钟宏安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相信(英文)带来的事实权威还是组织权威我们要做一个选择。最后一个问题关于我们的域名和整个域名的未来,其实刚刚在我们的之前演讲里面,有很多嘉宾提到,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万物互联时代,包括我们自己、特别是我们的轻时代已经习惯于在屏幕上用手指来点了多过于去输入域名。未来域名的核心作用会是什么?它最大的挑战是什么?以及它的终极价值何在?我想这问题稍微沉重一点,我想每一位嘉宾认真回答这问题,我们就可以开开心心吃饭了。
    宋瑛桥:刚才说到域名两个价值最核心的是访问和寻址,其实现在在域名本身的受到挑战是访问受到了挑战,以前的访问方式更多的是外部浏览器来做,但是现在的访问方式或者访问一个(英文)方式已经有各种各样的形式来去补充和替代。所以在不可质疑的是说,在整个互联网的浏览构成当中,通过传统的PC访问和占比是在下降这是现实的情况。这是我们要面对的。但是在寻址本身的作用是不可替代,不管是安全和智能这是第一个观点。第二个我说在挑战方面,由于网络各种形式的出现,包括刚才说到了APP包括二维码等等,这一些非常重要,但是它像组合包一样而域名是自己自主可控的访问,你管理可控是你的网络人自己的家。你的家是你自己可控的,其他的形式都是很好的互补和补充,这两个一定要有一个很好的结合,以域名为根其他来做优势互补。尤其是超级APP的出现,包括小程序它更多的冲击了一些场景,但是这场景除非你企业完全不需要别人独立的访问你,你就完全的在场景当中或者完全的线下不需要域名,但是只要长久发展的企业在互联网上面跟大家接触你还需要长久的网站,所以是最基本最基本,这一不点不可或缺和替换的。
    吴秀诚:我很赞成阎老师的观点互联网是一个新的生产力及我们将来沿着这思路推导。我是觉得域名也好包括我们的邮件它都是我们互联网诞生之初的原生应用。所以我觉得有一个比喻,用它比喻成农业,但是不需要就不需要农业和大米了,这个道理是一样,以前邮件也好、域名也好,我们可能是互联网非常非常大的比重的应用,甚至是唯一的应用,但是随着现在互联网的发展,它的比重一定是像农业一样它被稀释,但是不代表就没价值及如说域名的标志价值,你其实背后还有一个APP,有一个域名在后面,只是用户没有直接去输入而已,但是如果把这解散了,比如说微信小程序出来了,等一下可能不需要域名,我要请问马化腾愿意把QQ域名给我吗?他肯定不愿意,我觉得就认为它的比重被稀释,但是它的价值本身还是在做大就是整个蛋糕无限放大了,所以它的比值下降了。
    王伟:吴总这比喻非常好。
HiroyaTsukahara:即便在现在手机时代,但是他认为不管是现在的手机应用也好,还是现在的各种网站也好,实际上所有的应用网站都还是要用到域名,首先在底层都是这样的。另外一个就是说域名这东西他认为我能够更帮助终端用户,更好的去更直接、更快速、更方便的在他去寻找一个一段信息也好还是一个商品也好他需要更快找到这东西的时候,这时候域名其实是更有关键性,而且在各种应用出现之后,应用和网站能够使用更贴切顶级域,然后来使用更精准的搜索和输入,这样的话给开发商带来好处、也给用户带来好处。
    Richard Tindal:觉得域名的价值是继续被下去的,无论是移动APP,或者是其他的冲击地下,看不出来未来短时间之内域名会被替代,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们不会投入去看利用域名做其他的网络上面的活动的,所以现在也是开始往这方面去投资。
    钟宏安:其实我个人来讲,我非常容易同意刚才讲的价值能够继续发展出来,特别是现在蛋糕大了那么多,当然域名价值占的比份是少了,不过并不代表它的价值,其实它绝对价值是一直在增加。另外一点就是刚才讲到用户的界面的问题,我想补充一个方面,从20年前到现在,其实你如果看个人得电子设备来讲是一级往简单退,无论是电脑、手机到现在是越来越简单的。因为他希望把这电子用品退到最大的一个用户里面。我相信这潮流会改变,未来十年之内它会改动,因为当所有人都能够上网,刚才查一下中国的网民已经超过了50万,而且很多的欧洲、欧美的90%以上,他希望再简单下去,其实新一代的用户不会是电脑盲,他会是电脑新科技有认识的人,所以我觉得未来建立自己的网络,或者是走到物联网的时代,我认为这一群用户并不会追求越来越简单的,他会追求越来越控制的,到时候我觉得域名会有另外一番的机会。
    王伟:您是最后一个问题的最后一位回答人帮我们收一个非常好的结尾。
    敖萌:我觉得是这样技术会过时,但是技术的思想影响将是永远的。域名这DNS解析技术,有可能将来会一天会消失,但是域名对我们的标识体系带来的分段的一种标识结构竖状的管理、区域的授权模式以及这样的组织形式,我觉得这技术思想的影响,今后所有的标识技术都会被这种技术思想所影响,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很乐观的看待这事情。
    王伟:至此我们今天上午的圆桌环节就结束,感谢六位不同的公司和代表来跟我们分享,不管是过去的域名辉煌还是现在域名的问题,以及我们未来得期望和价值。再一次感谢六位,谢谢。

 

0